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守株待兔 > 内容详情

最熟悉的陌生人作文范文800字

时间:2019-04-01来源:万无一失网 -[收藏本文]

  引导语:对于写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而有关最熟悉的陌生人作文范文哪里有呢?接下来是小编为你带来收集整理的文章,欢迎阅读!

  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不是歌手萧亚轩的一首歌吗?呵呵,大家别误会,我要写的其实是一个我不知道姓名,但却对工作高度负责,而且拾金不昧的的外来环卫工人。

  她是一个高瘦的中年妇女,差不多有40岁,梳着一头短发,显得很精神,黑黑的脸让人觉得她很健康,大大的眼睛经常透着温柔的目光。可以说,她的外表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虽然,她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环卫工人,但是她对工作却高度负责。

  记得那是一个除夕夜,我吃完团圆饭便到楼下散步,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垃圾车旁把垃圾分类,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她。我想:“今天是除夕,是家家团圆的日子,为什么她不和家人团聚反而在这儿工作?”我想知道谜底,便想走过去问问她,还没完全走近,一股恶臭就扑面而来,我连忙用手捂住鼻子然后才走近垃圾车。“还没完全走近就这么臭,在旁边工作一定更臭。看来在工作真是挺辛苦的!”我想。我忍住恶臭终于走到了垃圾车旁。她抬头看见我便和我打招呼:“你好!”“您也好”我也向她问好。“阿姨治疗羊角风要多少钱,今天是除夕,您怎么没回家反而在这儿工作呢?”我将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呵呵,我家不在汕头,我们单位假期也不长,所以我就不回去了。我这是在帮一位回家过年的同事干活二呢!”她熟练地把垃圾分类,又说:“你不知道,除夕,春节这几天产生的垃圾比较多,有事不即使清理,会招来苍蝇这些昆虫,那么人们就得在一个很脏的环境里度过春节了。”这是,我不禁对她产生了一股敬佩之情。她为了大家能度过一个开心的春节而不惜牺牲自已的假期,她的精神多么可贵!

  她对工作是多么认真负责啊!

  其实,他为不仅对工作高度负责,而且也是一个拾金不昧的人。

  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她又在那条熟悉的街上打扫卫生,扫着扫着,她突然发现了一个棕色的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身份证,户口簿还有几百块钱。她想,里面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失主一定会回来找的。于是,她就在那儿等着,等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强烈的太阳光炙烤着大地,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生怕走远了失主就找不到她,找不到钱包。豆大的汗珠从她黑黑的脸上滚动,滑落,她丝毫都不在意,只希望失主能快点找到钱包。三个小时过去了,失主终于来了。原来钱包里的东西是失主的小孩癫痫病发作前兆都有哪些呢儿子报读小学需要的资料。当她看到失主领回钱包时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时,她也笑了。

  知道这件事后,我便和她成了好朋友,因为她身上有太多优秀的品质值得我学习了。我一直想知道她的名字,但她说我没必要知道,所以也就没告诉我。作为朋友,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教给我许多课本里没有的道理。我们之间好像很陌生,有似乎很熟悉。所以我把她叫做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啊,最熟悉的陌生人,敬佩你对工作的高度负责,敬佩你的拾金不昧,更感谢你教给我许多课本里没有的道理。

  生活必然是这样的,有波澜不惊,也有阴霾骤起。一个窘迫的男人,一个卑微的务工者,在坚硬粗糙的岁月里,没有惊惧地尖叫着跌下去,碎成一地绝望的粉末,而是选择在疼痛里开花,开一路温暖的黄花,笑着或歌着,走过那些或平坦或崎岖的路。

  每一次遇见他,都是偶然,许多个偶然的一瞥,竟也串联成一个完整的他。我不得不惊异于命运的巧合,原来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陌生人。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个拉煤球的,成天蹬个三轮车,一身的煤灰,脸上、身上也都是黑哪个癫痫医院最好兮兮的,一顶总习惯歪戴的棉帽子和总不习惯系拢的外套是他雷打不动的造型。他似乎生来就那么瘦小,一张脸真正是棱角分明。却凭着这样一副小身板,他每天清晨总是很及时地蹬着装满煤球的三轮车,哼着不着调的老歌,穿行在大街小巷里。许多时候,顾客总拿他开刷说“小伙子,什么时候娶媳妇啊?”“明天,明天就娶”他爽朗的应着。又蹬上车子,唱着老单身汉的情歌,挨家挨户的送煤。

  一连几年,我和他总在清晨的时候,骑着车擦身而过。没有过多的言语,连例行的招呼都被省略。碰上下雨天,路窄不好走,他会很耐心的停下车,尽量地靠近内侧,然后沉默地一招手,让我们先过。目的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碰到脏兮兮的煤灰。更多的时候,是我静静地欣赏他的老歌,近了,又远了。

  毕业后,我再没有走过那条路,也就渐渐地淡忘了他。直到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在夜市上又看到了他。他依然瘦小,罩着一件很肥大的背心,露出不很健壮的古铜色的手臂,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很老气的女人,腆着大肚子,大胳膊大脚,谈不上漂亮。男人很满足地拉着女人的手,另一只手里,提着许多家庭生活用品。现在,他终于告别了那些单身情歌,总算有了一个家。我想象着,累了一天的他,回到他们的那个小家,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专业医院看着女人张罗的热腾腾的饭菜,傻乎乎地乐着。

  这几年,我去学校的垃圾箱倒垃圾时经常能碰到他。他已转行成了一名环卫工人。他还是他,那么瘦小,一双半新不旧的解放鞋,套着环卫工人的红色马甲。那辆三轮车也比以往的拉煤车气派,更衬出他的瘦弱。他一铲子一铲子地往车里装垃圾,很卖力。三轮车前面的大车篮里,通常坐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吸着鼻涕,晒得黑黝黝的竟毫不怯生,男人铲累了,点一根烟,对着儿子,呵呵的乐着。当有人来到垃圾时,他总很主动地迎上来,接过垃圾桶,倒入垃圾箱或直接倒入车里,细心地拍拍,再叮咛一声“下次早些来”  装好后,拍拍儿子的头,吆喝一声,蹬着车,威风地离去。

  生命就像一个瓶子,被填充的内容就构成了生命的质量。这个我最熟悉的陌生人,在短短数年间,从单身汉子到丈夫再到父亲,男人肩头的负担愈发重了,然而他的生活品质并没有多大起色,他依然蜷缩在城市高楼大厦的阴影里;儿子、妻子,这些都是需要用一生来承受的重量。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压垮他那颗乐观的心。尽管,负担仍会膨胀,但是这个瘦小的男人,依然哼着小调,用心磨砺着生活。笑着或歌着,走过那些或平坦或崎岖的路。